新西兰王牌奇异果流入中国,阳光金果引发七千万纽币的诉讼.

阳光金果是新西兰最具代表性的出口水果,新西兰的出口量占了全球奇异果供应的三分之一以上。

新西兰王牌奇异果流入中国,阳光金果引发七千万纽币的诉讼.

 

看点01:佳沛阳光金果猕猴桃全球热销

2017年,鉴于阳光金果(SunGold)的卓越品质和全球日益增长的需求,佳沛公司新发放400公顷的专利品种种植许可证,并计划在未来三年内(2018-2020年),以每年400公顷的速度连续发放更多的许可。

新西兰王牌奇异果流入中国,阳光金果引发七千万纽币的诉讼.

佳沛(Zespri)是新西兰最大的奇异果出口商,自1999年进入中国市场开始,佳沛公司的中国区出口占比从2%上升到18%,中国逐渐取代日本,成为佳沛最重要的海外市场,2017年的出口量接近8万吨。

新西兰王牌奇异果流入中国,阳光金果引发七千万纽币的诉讼.

正因为佳沛开始成为中国中产家庭耳熟能详的水果品牌,佳沛的奇异果就算卖得贵,中国消费者仍然慷慨解囊。在中国某电商网站上,6个一盒的新西兰佳沛黄金奇异果可以卖到149元人民币(约合32纽币),销量还相当不错。

新西兰王牌奇异果流入中国,阳光金果引发七千万纽币的诉讼.

看点02:发现专利品种流出

然而,今年让佳沛感到震怒的,是自家培育的阳光金果和魅力金果种苗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被走私到了中国,还被允许大规模商业种植。公司已经提起民事诉讼,向走私者索赔七千万纽币(也有报道称是3000万)。

昨天(11月6日)在奥克兰高院,法官Sarah Katz 解除了姓名禁制令,被告的身份得以公布。被佳沛告上法院的这名男子名叫高浩宇(Haoyu Gao,音译),在丰盛湾的奥波蒂基(Opotiki)拥有种植园。

新西兰王牌奇异果流入中国,阳光金果引发七千万纽币的诉讼.

高浩宇(音译,左)在支持者的陪同下离开奥克兰高院。

这起案件的核心人物除了高浩宇,还有他的妻子薛霞(XiaXue,音译),以及他们名下公司 Smiling Face Ltd。

据 Businesscheck网站显示,这家公司注册于2008年5月29日,共有高浩宇在内5名股东,每人持股20%。

佳沛方面称,两个自然人和一家公司曾经将黄金奇异果植株(或嫁接植株)偷运给一名中国种植园主舒长庆(ChangqingShu,音译),后者在占地面积167公顷的中国果园内种植了这种奇异果。光种植还不够,高浩宇甚至打算向中国兜售这种奇异果植株,甚至在澳洲也如法炮制。一旦实现,佳沛的未来出口势必会受到巨大影响......

某著名电商网站上,佳沛黄金奇异果售价不菲。

新西兰王牌奇异果流入中国,阳光金果引发七千万纽币的诉讼.

 

看点03:查案如追凶

佳沛为寻找奇异果果苗外泄的“元凶”,付出的巨大努力可以从庭审中略知一二。

早在2016年,佳沛在中国的员工就听到了一则传闻:有人正在种植来自新西兰的G3和G9品种奇异果。机警的员工立刻通知了总部。几个月里,公司调查员走访了中国不同地区的四个果园,甚至联络当地的党支部书记,才最终见到果园的经营者。

新西兰王牌奇异果流入中国,阳光金果引发七千万纽币的诉讼.

对方男子告诉调查员,自己和新西兰供应商是签署了合法的合同,不仅要种植和售卖G3和G9品种奇异果,还要向全中国出售这种水果的植株。男子还说,只有当佳沛购买他种植的奇异果、并且同意他对外出售,才能出示合同给佳沛看。这份合同的成交金额据称高达1000万人民币(约合216万纽币)。

阳光金果在中国非常受欢迎
佳沛调查员当机立断买下了50箱奇异果,把货运回了自己在上海的仓库;并且收集每个果园内的果实和叶片样本,然后进行检测。检测发现,这些植物确实是佳沛公司G3和G9品种的后代。

 

看点04:锁定嫌疑人

嫌疑人的锁定,还要归功于华人常用的社交软件微信。在一个讨论关于奇异果植株的微信群中,佳沛发现了新西兰种植编号#914和高浩宇这个名字,对他的追踪也由此开始。佳沛在庭上称,正是高浩宇和舒长庆签订了伪造的授权合同。

在通知了初级产业部和警方后,高浩宇在从中国回到新西兰时在海关被拦下。警方随后对他名下的产业进行了搜查。佳沛一名经理在法庭上称,发现了植物嫁接工具,以及一种“未知的棕色粉末状物质”。

佳沛随后向陶朗加警方提出刑事指控,不过未能成功,随后公司改为提出民事指控,希望法官 Sarah Katz 基于《植物品种保护法》(Plant Varieties Rights Act),对被告高浩宇违反知识产权的行为罚款7000万纽币。

佳沛的律师 Laura O'Gorman 称,这名常驻新西兰的男子向中国买家发放了G3和G9品种的执照,允许他们在全中国种植,时间也不限。目前在中国种下的奇异果,可能才刚刚开始。

佳沛的种植服务负责人 Tracy McCarthy 在法庭上表示,中国“在佳沛的增长版图里非常重要”,然而还有一名被告身在中国,不可能告诉佳沛自己做了什么,也不可能接受新西兰警方的询问。

但是被告律师 Eugene St John 也不是吃素的。在之后的交叉询问中他说,全世界都在开发新品种,以黄色果肉闻名的黄金猕猴桃并非佳沛独有。原告律师对此也表示同意。

新西兰王牌奇异果流入中国,阳光金果引发七千万纽币的诉讼.

由佳沛研发的黄金奇异果
被告律师接着表示,被告否认曾把植株送去中国,只是在微信上和别人讨论过这种奇异果的种植技术而已。在对佳沛一名证人进行交叉质询时,他更指出,中国果园园主舒长庆来过新西兰,也和其他人联系过。

但佳沛持有的证据显示:高浩宇还计划把佳沛的G3和G9猕猴桃植株出口到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给当地一名种植园主;他们还讨论了怎样才能让猕猴桃植株安全运达,而不会被发现;高浩宇和另一名男子还达成共识,用快递多送几次最安全。

佳沛称在高浩宇去了中国后,G3品种的奇异果供应就开始源源不断。在一则信息中他同意带上“水果”。在高浩宇发送给中国同事的信息中,有一条是这么写的:“看在我俩已经这么熟的份上,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带来了一个奇异果品种,就种在变电站的水沟之间,离坟场很近。要做什么就是你的事了。”

新西兰王牌奇异果流入中国,阳光金果引发七千万纽币的诉讼.

舒长庆也坦承,自己确实种了G3和G9品种的奇异果。他还说,自己种的奇异果售价能达到市售黄金奇异果市价的两倍。四个果园中最大的一个在武汉,占地约120公顷,很多果藤都种植在温室里。

他表示,自己是付了1000万人民币才拿到点授权合同。根据合同规定,他完全可以把种植权转移给别人。

该案预计还将审理一周。佳沛也考虑过和舒长庆达成商业和解,不过因为对方没有做出什么特殊贡献,“还眼高手低”,最终作罢......

看点05:历史循环

中国野生猕猴桃最早的记载可以追溯到2800多年前。明朝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称:”“猕猴桃其形如梨,其色如桃,而猕猴喜食,故有诸名”。在新西兰,这种水果被称为“奇异果”,则是因为其形态和新西兰特有鸟类——一奇异鸟非常相似。在这之前,新西兰人一直把它叫做“中国鹅莓”。

虽然佳沛的奇异果案还在审理中,但一个事实是:这种水果当初能够远渡重洋来到新西兰,靠的正是走私。

史海钩沉
上个世纪初,新西兰女教师伊莎贝尔·弗雷泽将中国的猕猴桃种子带回家。这些黑色的、芝麻大小的种子在新西兰农学家的精心培育下,才逐渐成就了新西兰的“国果”传奇。

事实上,中国的猕猴桃产量依然稳居世界第一,在口味和营养价值上不输新西兰。但是在品种培育、栽培管理和品牌建设上输给了新西兰同行,这也是为什么国人要到新西兰来偷师的原因。

发展到现在,人们已经默认奇异果=新西兰优质猕猴桃,也许这才是整件事中最值得深思的吧......

猕猴桃苗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