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有机猕猴桃不赚钱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十二年前,3名川农的大学生选择留在蒲江种植猕猴桃,彼时这座县城的猕猴桃还没有现在这般闻名。“说实话经历了很多挫折,最终我们决定走有机农业这条道路。”

谁说有机猕猴桃不赚钱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眼前的这个大男孩叫杨欣,一位痴迷于猕猴桃的“80后”。在他身上可以闻到工匠的气味。用他自己的话说,只要醒着的时候都在思考猕猴桃。

谁说有机猕猴桃不赚钱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创业之初非常艰苦,最初他们采取的方法是收购果农的猕猴桃,包装后零售出去,为了能收购到新鲜优质的猕猴桃,几个人要深入到种植基地和农户一起采收果子。遇到山高路远的地方,往往要停留几天时间,杨欣就借住在种植户家中。条件艰苦的时候,杨欣甚至用几块木板支成一张床,把“床”安在了种植地里。虽然环境恶劣,但杨欣依然热情高涨,毕竟每天几百元的收益是当时他们半个月的工资。

谁说有机猕猴桃不赚钱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但是这样的做法很快就出现了问题。“我们能拿到的果子,别人也能拿到,甚至更好,更便宜,我们没有竞争优势。”怎样实现差异化?那时正值蒲江县提倡有机农业,杨欣于是萌生了做有机猕猴桃的想法。

谁说有机猕猴桃不赚钱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当决定要尝试有机猕猴桃种植的时候,他流转了105亩地做试点,同时实践种植了5个品种,他还发起成立了有机猕猴桃研究院,他的目标是实践出一条有机猕猴桃种植的大道。给蒲江,乃至全国猕猴桃产区的老百姓输出种植技术。

“循环可持续发展”的有机种植,对环境友好,对人们的健康“百利无一害”是我选择和坚持这种方式从事农业的初衷,同时也是实现差别竞争,实现和新西兰进口猕猴桃与其竞争的优势之一。

谁说有机猕猴桃不赚钱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杨欣告诉本网编辑,她所种植的猕猴桃可是有秘诀。不光用有机堆肥,防虫害方面也不用化学产品,而是用物理方式防虫,更有意思的是,他选择种植杂草来防虫。“虫子去吃杂草,就不会再盯着猕猴桃树的叶子了。

为什么最终选择有机猕猴桃种植
早在2005年,当时还是位于雅安的四川农业大学本科生,他来到蒲江的一个农业的公司实习,毕业后便留在了这家当时全国最大的中外合资猕猴桃种植公司(联想佳沃集团的前身)。做农业是我的梦想。做猕猴桃是我毕业后培养起来的兴趣,在前往新西兰学习猕猴桃栽培技术及产业学术交流后,更加巩固了我的事业方向。但是他并不习惯体制内的工作氛围,一直怀揣一颗创业梦,独立创业才是他的目标,在一次同学聚会中,他和一位同学一拍即合,随后一位师兄也加入了他们的团队,三位川农的毕业生于是开始了创业之路,这就是上面我们给大家上述的杨欣创业的起因。

谁说有机猕猴桃不赚钱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好事多磨。2015年,眼看精心培育的猕猴桃树日渐茁壮,杨欣满以为会是一个丰收年。哪知一场前所未有的冰雹突袭了猕猴桃基地,屋瓦掀翻、围墙倒塌,正值花期猕猴桃一片惨状:枝丫断了,花蕾损了,就连地上重育的小苗也都全军覆没。“撑住!重建!这是我当时唯一的信念。”

谁说有机猕猴桃不赚钱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摸索修剪技巧,拯救树苗,杨欣顶着烈日开始了浩浩荡荡的“拯救工程”,因为坚持有机种植,猕猴树有了调剂功能,全力补救后,存活下了2万余斤的果子。杨欣说,面对虫害、病害爆发时候,如果选择化学药品,一桶药过后,猕猴桃可能会存活得更多,但坚持有机农业的初心让他放弃了这样做。

谁说有机猕猴桃不赚钱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猕猴桃是水果分类中的“小水果”,在我国最适宜商业化适地栽培的区域小,对种植技术要求高,营养成分全面,市场前景广阔。然而,原产于中国的猕猴桃,是“墙内开花墙外香”,新西兰在100多年前引进我国的猕猴桃,现在却占据了我国的高端消费市场,现在市场上周年销售的阳光金果都是出产自新西兰佳沛公司,国产猕猴桃高端市场毫无招架之功。我就想改变这一现实,工匠于“她”,星火燎原。

谁说有机猕猴桃不赚钱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做有机,诉求很简单。“如果说起初只是为了一个有机梦,有孩子以后就觉得,一定要让他们吃上安全美味的水果,让所有的人来认可中国的好品质。”本着这样的坚持,杨欣坚信能做出自己的有机品牌。

对于有机水果的培植,杨欣有着自己独特的看法。果园下的土壤每年都会有大量的有机堆肥,辅以昆虫和微生物活化土壤。他打了个比方:普通的化肥成分过于单一,对于植物而言就像精致的食物,有机堆肥则像五谷杂粮,养分多样。“但是人总是吃精致的东西不一定健康,常吃五谷杂粮的人反而身体健壮。对植物而言也是如此。”中国获得有机认证的农产品,不见得是真正的有机,这可以理解。我们培植的有机猕猴桃,可以经得起任何方式的质量测试,我们负全责!

谁说有机猕猴桃不赚钱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所谓有机种植,即不使用任何含化学原料的肥料。也正是如此,一百来亩的猕猴桃种植基地里杂草密布,不过其中自有学问。“我们不是除草,而是控草。”有机猕猴桃基地技术主管邓卫国解释,不将杂草“赶尽杀绝”而是控制它的高度,每当超过标准时才对其进行修剪,如此来能够建立一套草的生态体系,“草可以收集空气中的氮元素,树盘周围的草更是可以维持土壤中微生物和昆虫的含量。”

谁说有机猕猴桃不赚钱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防治虫害用沾虫板+灭虫灯

杂草也能防虫
果树需要保护,通常农民的做法是用化学的杀虫剂,但是有机水果并不能使用这种方式杀虫,杨欣的果园通过物理的方式来让果树避免虫害。
对于小的蚜虫,用黄色的沾虫板就够了,蓟马则需要蓝色的粘虫班,在他的园子里,每隔两棵果树就会悬挂一个沾虫板,里面布满了像小黑点似的蚜虫。而大一点的虫子,则要用到灭虫灯。这种灯白天吸收太阳能,到了晚上就会发光吸引一些夜出的虫子,待其靠近杀虫灯,便将其电晕。

谁说有机猕猴桃不赚钱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杨欣的防虫手段还不止这些。蒲江猕猴桃网编辑注意到,果园的地面上长满了一种绿油油的草。“传统果农的观点是杂草就该除掉,但是草可以吸引一些虫子去吃它,让他们不必去吃猕猴桃树叶,从而达到防虫的目的。”

谁说有机猕猴桃不赚钱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并且,杨欣有机猕猴桃果园的草也是他精心挑选的。据介绍该草名叫毛叶苕子,是一类固氮的豆科植物,不光可以吸引害虫,还有改良土壤、肥沃土地的作用。当然,为了防止草类过度侵夺果树的养分,杨欣会对毛叶苕子定期修剪。“等到了草到了枯萎的季节,我们还会将它们埋进土里当做有机肥,物尽其用嘛。”

择了有机种植之路,便注定没有空闲的间隙,坐果之后,枝叶仍茂,春时新芽多发,但芽果相争,果子终是吃亏,于是便有了“抹芽”之术,即将梳理枝条距离,减少新芽生长对果子营养的争夺。

谁说有机猕猴桃不赚钱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直接联络水果超市
利润比其他果农高10余倍
猕猴桃一般三年才能挂果,在经历了2015年的冰雹以后,去年果园又遭到的干旱的困扰。“老天爷给我们开了一个玩笑,我们的猕猴桃产量下降了30%。”
不过,这些天灾并没有让杨欣消沉下去,他告诉记者,目前公司每年的营业额仍能达到200多万。其中很重要的原因便是,有机猕猴桃在终端的售价可达30多元一斤,而一斤普通的猕猴桃的终端售价只有10多元。更重要的是,杨欣找到了扩大利润空间的办法。

谁说有机猕猴桃不赚钱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一斤猕猴桃,普通果农的成本就是2块多,但是他们卖给批发商的价格只有3块多,利润空间实际上只有1块左右。”为了扩大利润,杨欣首先通过微商平台宣传自己的产品。很快,一家厦门的水果超市就联系到了他,愿意直接与他对接。“现在我们跟成都的尚作等商超也达成了合作。”

在他们的经营下,这105亩猕猴桃园一年已经有200万的营业额,他们卖出猕猴桃价格可达30元一斤,是普通猕猴桃的两倍,利润空间更是大了10多倍,这让附近的农户颇为艳羡,让这个阳光金果的利润空间是普通果农十几倍。

新闻延伸:

“什么叫有机,就是不施加任何的无机肥,农药,就让果子在自然的状态下生长,保证出来的果子纯天然、健康。”

一年70吨 四川猕猴桃端上全球餐桌
四川的猕猴桃出口已成规模。
记者从四川检验检疫局获悉,四川猕猴桃有出口的地区在川主要是成都和广元苍溪县。数据显示,成都2016年猕猴桃直接出口38批,20.9吨,15.8万美元。间接出口约4000多万美元。成都辖区猕猴桃产值约15亿元。据苍溪县数据,2016年苍溪猕猴桃年产鲜果10.2万吨,行业综合产值30亿元,共计出口400万美元。据广元局统计,2016年直接出口为4批次,49.2吨,货值21.7万美元。

谁说有机猕猴桃不赚钱 看看蒲江是怎么做的

“去年总共有70吨左右的猕猴桃出境,出口的地区主要是欧洲,新加坡,俄罗斯,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四川检验检疫局相关负责人介绍道。由此可见某些新闻里面介绍的猕猴桃出口基本上是句空话,站在全国角度来看,四川猕猴桃商业化不畏不高,但2016年全年才出口不足60吨,真不知那些张口闭口出口百吨千吨的数字如何来的?

猕猴桃苗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